• <dl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ej6s"></div>
    <dl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thead id="0ej6s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ej6s"></div>
    <input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small id="0ej6s"></small></ins></input>
    默认冷灰
    24号文字
    方正启体

    全部章节_第226章 疯子的世界

    作者:骑马钓鱼字数:3573更新时间:2016-08-23 01:43:20
        这学校离后山不远,走了五分钟,过了一道岭子就能看到一道沟,等兔子魑闻着味道追到岭子上的时候,它忽然原地站起,耳朵也是紧跟着竖起来,好像在听四周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它的鼻子也不停地嗅着这的味道,可它小眼珠子不停乱转,我能看出,它好像是跟丢了。

        “香味没了!”徐若卉忽然说了这句,我这才发现关键所在,我一直跟着兔子走,早就忘记了自己嗅到的味道,徐若卉这么一说,我仔细闻了一下,那香味是消失了。

        我甚至不记得那香味是什么时候消失的。

        这个过程好像因为我太过于专注兔子魑,而被我淡忘了,我问了一下周围的人,他们有没有意识到是什么时候发现香味变没了的。

        徐若卉第一个说话,可她却摇头说:“我刚才是发现香味没了,是因为兔子魑忽然停下来,我觉得不对头才反应过来的,可这之前香味还有没?#26657;?#25105;好像完全没有记忆了。”飞人重现最新章节

        李雅静、岑思娴和方均浦也是全部摇头。

        只有王俊辉道了一句说:“香味是在离这个岭子十步左右距离的时候开始变淡的,五步的时候消失,到了岭子上就半点痕迹也没有了,看来今晚我们要扑空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不过我们还是不死心,一起沿着岭子下去,在这山沟了转了一大圈,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    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心里又是忽然冷了一下,刚才从荒舍出来的时候,那种颤栗感再现,我感觉我们刚才下来的那个岭子上有什么东西正在俯视我们,可我一抬头就发现那岭子上什么都没?#23567;?br/>
        王俊辉和岑思娴同时发现了我的异常,就相继问我怎么了,是不是?#38047;?#20102;刚才在校舍那边的感觉。重生之宗门崛起无弹窗

        我点头说,是!

        他们跟我一样也同时往那岭子上看去,王俊辉深吸一口气说:“只有初一能感觉到,而以我的道行竟然感觉不到有东西存在?要么这两?#21619;?#26159;初一的错觉,要么就是那东西有什么特殊的藏身身段,再或者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再或者什么?我追问王俊辉,其实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,只是不想自己说出来而已。

        王俊辉和岑思娴同时道:“再或者,那东西的神通远在我(王道长)之上!”

        果然是这样,第三种情况,是我们最不想见到的情况,从我和王俊辉认识到现在,他唯?#28784;?#27425;比我后发?#38047;?#19996;西靠近我们的时候,就是青衣邪道来的那次,其他时候,他基本上都是先知先觉。

        以王俊辉的神通,只有绝高神通的人才会逃过他的探查,如果遇到那样的人,那我们这个案子成功的希望就基本等于零了。求仙无弹窗

        见我表情有些担忧,王俊辉继续说:“初一,不用想太多,出现第三种情况的极小,如果对方真有那么厉害,大不用偷?#24471;?#25720;,直接把我们收拾了不就完事儿了?它之所以不显身,多半是因为本事不济吧。”

        我四周看了看,心中那股颤栗的感觉早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兔子魑因为没有找到那香喷喷的东西,显得有些失望,而我们这些人也是因为毫无收获有些败兴而归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回到岭子上,我们往?#36947;?#21448;看了看,在确定没什么收获后,就先返回了那间校舍,整个校舍还是我们走的时候那么漆黑和落寞,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可我心里总觉得这学校那里?#28784;?#26679;了,可究竟是那里,我又说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王俊辉也没有让我在这里纠结,就让我们返回村委会那边休息去了。小类人传作品目录

        回去的路上我们一直讨论那股奇怪的香味的事儿,大家都表示之前完全没有闻过类似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而且味道这东?#39761;?#20204;无法保存它,然后通过些手段去查,只能凭着记忆,一种一种筛选自己之前闻过的味道,看看有没有类似的,其他人代替不了我们这项工作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说我们想通过资料来查出那是什么味道,可能性几乎等于零。

        这一晚我睡的极其不踏实,因为我总感觉自己被某个东西盯上了,因为这样的感觉,我半夜从床上坐起来好几次,?#30475;?#24448;窗户那边看去,空荡荡的什么都没?#23567;?br/>
        如果能看到一些东西,我心里还踏实一些,这老是看不见东西,就让我心里变的更加煎熬。

        此时天刚有些亮,我?#25512;?#24202;做早间的功课,因为一晚上没睡好,我的精神状态极差,做完功课后,我就开始不停地打哈欠。天下第一宗门作品目录

        早饭的话,还是余?#22812;?#32473;我?#21069;才?#30340;,当然我们?#19981;?#32473;?#22836;?#30340;人一些报酬,吃了饭,我?#21069;?#30871;筷放到村委会的门口,给我们?#22836;?#30340;村民过会儿就会来收,我们也算是省劲儿的很。

        这一天余?#22812;?#23601;又来找了我们,问我们还需不需要他领着我们去那后山沟去转转,王俊辉直接给回绝了,?#30340;?#22320;方我们昨晚已经去过了,暂时不用余?#22812;?#20102;,以后用到他的地方,再给他打招呼。

        余?#22812;?#20063;是识趣,跟我们叨叨了几句就离开了,临走的时候告诉我们,有事儿打他电话就可以了。

        我们今天的?#25165;?#26159;先到后山坡再查探一下,然后等方均浦的?#21482;?#25910;资?#24076;?#37027;些文字内容很可能是我们破案的关键。

        这一上午我们去那后山转了好几圈,没有丝毫的发现,别说脏东西了,就连脏东西待过的痕迹都没?#26657;?#26152;晚的那?#19978;?#21619;我们更是无法给出解释。天道途无弹窗

        调查又陷入了停止状态了。

        差不多到中午的时候,方均浦?#21482;?#32456;于收到了,他们组织发来的资?#24076;?#26681;据那些本子上凹陷的痕迹,他们大概得出这样的一些字:“的、了、花、人、血、内脏、会死在、不死、长生不老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篇内容的字和词,加起来差不多有两百字,我们可以把那些简单的字组成很多句子,只不过这些字的真正排序是怎样的,我们却很难确定。

        不过这些?#19990;?#26368;值得我注意的一个词就是“长生不老”四个字,这四个字或许就是王满生等四个人来这里的真正目的。

        而这里面记述的花,很可能是他们实现长生不老的关键所在。

        不过人、血、内脏什么的又是什么意思,这好像跟他们死的时候那些词很像,难不成他们早就意识到自己会死亡?蛇术士无弹窗

        ?#21482;?#32773;说死亡本身就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?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我都有些被自己的疯狂想法给吓到了,人都死了还怎么长生不老啊?

        再者说,就算死是他们的计划,那总需要一个实施计划的人吧,总不能最后一个自己把自己杀了,然后再把他们的内脏都藏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吧?

        除非他们还有帮手!

        帮手!?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我不由心里一个机灵,会不会我昨天晚上感觉到那个若有若无存在的东西,就是他们的帮凶,他们不是四个人来到这里的,他们还带了某个厉害的?#19968;錚?#32780;那个?#19968;?#24456;可能不是人。

        而这些人之所以失踪了十年,会不会也是因为那个东西呢?小?#27424;?#26376;

        这一猜测好像十分合乎情理,只不过我却找不到什么证据来佐证我的这一推理。

        虽?#24187;?#26377;证据,?#19968;故前?#25105;心中所想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,听了我的分析,王俊辉就道:“初一,你脑子果然是好使儿,看来逻辑组合方面的确是你们相师的专长啊。”

        王俊辉这句话的意?#24049;?#26126;显,他也同意我的这一说法。

        岑思?#30340;?#36793;也是点点头说:“你的这个猜测很大胆,不过可能性的确也不小,他们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反抗,好像是心?#26159;?#24895;被?#20445;?#28982;后挖走了内脏,这就好像是某个仪式一样……”

        岑思娴这么一说,徐若卉就道:“那些人真是中毒不轻,竟然心?#26159;?#24895;参加这种仪式。”

        我道了一句:“对啊,王满生是因为神经病走失的,其他几个人走失的时候也有精神类疾病吧,换句说,他们都是十年前一起走失的疯子,疯子的话做事儿的行径自然和我们这些所谓的正常人不同。”出尘传无弹窗

        “我们无法了解他们的世界观,更无法去窥测他们做事的理由和准则,除非我们和他们一样成为疯子!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我就感觉我似乎抓到了什么要点,可等着我想要通过这个要点想要解开下一步的时候,却发现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抓到的要点是什么。

        这种感觉让我心里十分堵的慌。

        此时徐若卉忽然说了一句:“初一,你的意思是不是这样,他们几个人是被某个东西灌输了疯子的世界观,然后让他们变成了疯子,成了那个东西世界的人,所以这些人就会按照那个东西的世界观和规则去办事儿,也就是说,这些疯子都是被制造出来,他们疯是有原因,有目的的。”

        我点头,徐若卉说的没错,这样一来问题就绕到了我们这案子遇到的第二个疑点上,那就是王满生等四个人,失踪的十年里到底去了什么地方,又都做了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分析来分析去,我们似乎还是原地踏步,整个案子没有任?#38382;?#36136;性的进展。

        转眼又是一天时间过去了,这是我和王俊辉接案子一来,进展速度最慢的一次,因为到现在,我们几乎是毫无进展!

 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    北京赛车彩票控
  • <dl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ej6s"></div>
    <dl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thead id="0ej6s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ej6s"></div>
    <input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small id="0ej6s"></small></ins></input>
  • <dl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ej6s"></div>
    <dl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thead id="0ej6s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ej6s"></div>
    <input id="0ej6s"><ins id="0ej6s"><small id="0ej6s"></small></ins></input>
    广州娱乐场所招聘男生 百乐门网上游戏 彩票大赢家基本走势图大全 118kj手机看开奖现场 澳门赌场小姐拉客 tsh平衡疗法甲减 江苏老快3直播 信誉 时时彩开奖号 18真人游戏 山西十一选五漏洞 彩票走势图表 深圳风采几点开奖 11选5赚钱技巧 竞速飞车怎么看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几点开始